用户中心
  • 学 号:
  • 姓 名:
网站统计
    • ·共有文章:24篇
    • ·文章阅读:2716人次
    • ·共有图集:个
    • ·共有软件:个
    • ·共有视频:个
    • ·总共留言:条

一二·一运动

发布时间:2020-09-08 07:06 点击数: 【字体:

  声明:,,,。详情

  “一二·一”运动,是在中国领导下,由昆明青年学生发起并得到全国各地响应的反内战、争民主的爱国。运动揭露了反动派发动内战的阴谋。

  昆明是近现代著名的“民主堡垒”。1945年12月1日,昆明爆发了 “反对内战,争取民主”的“一二·一”,成为国统区内的标志。

  “一二·一运动”是解放战争时期,中国领导云南人民在统治区进行的一次,拉开了“伟大正义的和蒋介石反动政府之间的尖锐斗争”的第二条战线]

  ,全国人民希望实现和平民主,但政府却坚持,并在美国支持下奉行内战政策。1945年国共两党签订了《双十协定》,但背弃协定,向华北、东北、华东、华中各解放区发动进攻。

  1945年11月5日,中共中央号召“全国人民动员起来,用一切方法制止内战”。处于全国中心的昆明首先行动起来,投入反内战、争民主的运动中。

  1945年11月19日,重庆各界代表郭沫若沈钧儒等500余人,举行陪都各界反内战联合会成立大会,大会号召统治区的人民反对的内战政策,反对美国干涉中国内政。

  1945年11月22日,中共云南省工委负责人同西南联大党组织研究决定,联合西南联大、云南大学中法大学与英语专科学校四所学校学生自治会,准备联合开展一次反对内战时事晚会。经过联系,决定邀请钱端升、伍启元、费孝通潘大逵等教授发表演讲。云南省政府当局得知消息后采取措施,严厉禁止。但联大师生不妥协,决定1945年11月25日晚在联大新校舍草坪举行反内战时事晚会。

  1945年11月25日晚,昆明几所大学的学生自治会在西南联合大学举行时事晚会,到会者达6000多人,民主战士吴晗周新民闻一多参加了讨论会,钱端升、伍启元、费孝通、潘大逵四教授就和平民主、联合政府等问题作了讲演。

  政府当局在晚会进行当中,采取掐断电线、鸣枪、放炮等拙劣方式试图阻挠,但四所大学学生自治会准备充分,晚会正常举行。费孝通先生激动地说“不但在黑夜中我们要呼吁和平,在枪声中,我们还是要呼吁和平!”听众高呼“用我们的声音来反抗枪声!”大会在反内战歌声中结束。次日凌晨,联大民主墙、图书馆四周墙上,贴满了学生连夜赶制抗议书、呼吁书与罢课倡议书。云大、中法等校3万学生为反对内战和抗议军警暴行宣布总罢课,提出立即停止内战、撤退驻华美军、保障人民民主权利、建立民主的联合政府等口号。学生组织了100多个宣传队上街宣传,遭到特务的殴打和追捕,许多学生受伤。

  1945年12月1日,从上午8点开始,特务们首先向云大进攻。10点左右,一百余名佩戴军官总队符号的匪徒和穿黄制服的特务到联大新校舍,用石块、瓦片、木棍向联大同学进行攻击。同学们高呼“保卫民主堡垒!”并英勇还击,打退了他们的进攻,还俘虏了一名特务。同学们紧闭大门,用桌椅等加强校门的防御工事。一个女同学爬上梯子,在围墙上高喊“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特务暴徒们大叫“打呀!”“杀呀!”向同学们冲过去,一个特务掏出手榴弹准备投掷,联大的南菁中学教员于再向前抱住那个匪徒,但被推倒在地,随后炸弹爆炸。特务们叫嚷说:“打死的是,救他的也是!”当晚,于再在医院逝世。

  另一路五十多个便衣打手,在联大师院同学午饭时间闯入饭厅前院乱打,并丢了一颗手榴弹。同学们投入战斗。昆华工校同学闻讯赶来支援,将暴徒赶出了校门,但匪徒从门缝里扔进了两颗手榴弹,越墙赶来援救的昆华工校17岁的张华昌同学,被弹片击中头部,于第二天死去。联大师院18岁的李鲁连(原名荀极中),中弹负重伤后,在送往医院途中又遭特务拦路毒打致死。师院女同学潘琰被炸伤,手指被弹片削掉,仍然奋不顾身上去抢救其他同学。特务用石块猛击她头部,还用铁条猛刺她的腹部,待同学赶来救她的时候,她已奄奄一息,当天下午死于医院,临终前还用微弱的呼声喊出:“同学们,团结呀!”四烈士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这一天,联大工学院、联大附中、南菁中学师生也都遭到特务攻打。总计死亡4人,重伤29人,轻伤30多人,其中缪祥左腿重伤发炎后被锯掉。工学院教授马大猷路过联大校舍也遭特务殴打。这就是震惊全国的“一二·一惨案”。政府当局的暴行激起了广大师生的斗争。12月2日,罢课委员会为四烈士举行入殓仪式。从12月4日起,全市大中学教师400多人公开声明“无限期罢教,直到学生复课为之。”

  从12月4日起举行公祭,四烈士灵堂设在联大图书馆,四烈士画像前挂着“所赐”四个大字,墙上张贴、悬挂着千余副挽联、挽诗、吊唁文电,展出烈士血衣,控诉反动派的暴行。在继续坚持罢课的同时,每天出动100多个宣传队到街头、工厂和郊区农村宣传。在一个半月公祭时间内,约有15万人次、700多团体参加祭奠,而当时昆明人口仅约30万。公祭共收到约3000多万法币。重庆、成都、上海等近20个城市的学生、派和各界人士也以举行追悼会、示威游行等方式支援昆明学生,一个以为主体的反内战、争席卷了统治区。中共领导的重庆《新华日报》、延安《解放日报》都发表社论和文章,陕甘宁边区也举行群众集会支援昆明学生。

  罢课委员会提出的惩凶、保障人身自由、取消非法“禁令”等复课条件,云南省政府当局都被迫公开口头表示接受。“公审”并枪决了杀害学生的凶手,并免去了云南省党部主任委员、代理省主席李宗黄的职务。联大、云大学校当局也在学生要求下,于1945年12月23日召开记者招待会,正式公布“一二·一”惨案经过,表示抗议当局暴行。“一二·一”运动,在全国掀起了反内战、争民主的高潮,揭开了抗战胜利后的序幕。

  云南省按照“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策略原则,决定暂时结束罢课,动员群众复课。在五项复课条件已基本得到解决的情况下,“罢联”(昆明市中等以上学校罢课联合委员会)通过了《复课宣言》。12月25日,罢课委员会正式发表复课宣言,27日正式复课。

  1946年3月17日,昆明市学联举行“一二·一”运动的最后一次活动——四烈士的大出殡。昆明3万余名大中学师生和各界人士组成出殡队伍,佩戴黑纱白花,庄严肃穆走过昆明街头。沿途散发《为“一二·一”死难烈士举殡告全国同胞书》、《告三迤父老书》,呼吁全国人民“粉碎反动派破坏和平事业的一切阴谋”。当天下午,殡仪队伍回到联大本部,举行公葬四烈士仪式,闻一多、吴晗等教授作了悲愤讲话。至此,“一二·一”运动胜利结束。

  延安各界举行群众大会,周恩来在会上代表中共中央赞扬“青年是争取和平民主的先锋队”,指出“我们正处在新的‘一二·九’时期,昆明惨案就是新的‘一二·九’”。中国民主同盟、同志联合会等派、陪都各界反内战联合会及各界知名人士,也先后发出声援函电。重庆、成都、上海、遵义等城市都兴起群众性的声援活动。

  “一二·一”运动揭露了反动派发动内战的阴谋,是统治区的标志,是继“五四”运动和“一二·九”运动之后树起的第三个里程碑。

  南菁中学教师,中国党员,浙江杭州人,1921年5月生。抗战爆发后,在读高中的于再,先后奔赴武汉、重庆,边工作、边学习;于1938年2月投奔延安,在陕北公学学习,结业后回武汉八路军办事处工作。受党组织指派,担任驻武汉部队国民革命军陆军第五十五师三二五团第二营营部政治指导员,参加了武汉保卫战役。武汉失守后,他随部队突围,到达四川省奉节县,在奉节县加入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他救护伤兵,抢救难童,宣传抗日,并阅读进步书刊,于1938年底加入中国。

  1939年2月,于再在四川万县河口场小学任教期间,担任该校中共地下特支宣传委员。9月,被调到重庆八路军办事处,担任临时交通员。

  1940年10月,于再到重庆三才生煤矿任会计。在党组织领导下,于再组织煤矿工人开展了争取改善生活待遇的斗争。斗争胜利后,为防避特务的迫害,他离开煤矿。同年秋,考入重庆中国乡村建设育才院学习,他和学院里的中共党员一起,开展校内外的进步活动,并与重庆八路军办事处保持联系。

  1943年7月,于再从育才院毕业后,曾到国民政府财政部国库司担任了两个月的科员。因一心想上前线抗日,经介绍参加了中国抗日

  赴印度参战,任中尉军需官,在此期间,与党组织失去联系。1945年夏,于再随远征军回到昆明。最初因没有职业,全靠卖衣物来维持生活。后经人介绍,担任昆明私立南菁中学教师。

  1945年12月1日,暴徒、特务结队袭击西南联大校舍。正在联大校门的于再上前劝阻,被暴徒打伤,并被手榴弹炸伤头部,因伤势过重,医治无效,当晚牺牲。

  女,西南联大师范学院学生,江苏徐州人,中共党员。1934年跳级考入徐州女子师范学校。1937年,投笔从戎,加入第五战区“抗战青年干训团”。1939年考取湖北省立第一女师,同年加入中国。1940年冬考入“手工业纺织人员训练班”,结业后参加工作,1943年考入西南联大师范学院,1945年在“一二一”惨案中牺牲。

  西南联大师范学院学生。1927年出生,浙江嵊县人,少年随父走南闯北,耳闻目睹反动派人民的罪行。1945年高中毕业,进入西南联大师范学院数理专修科。在西昌“五四”节演讲比赛中,获第一名。1945年12月1日,反动军警到联大师范学院闹事,反动军警、特务向学生投掷手榴弹,李鲁连当场牺牲。

  昆华工校学生,1929年11月生,云南省曲靖县(现曲靖市麒麟区)人。1945年秋,考入省立昆华高级工业职业学校。1945年11月25日晚,张华昌参加了在西南联大举行的反内战时事晚会。他投身于昆明学生的反内战、争民主的罢课运动。

  1945年12月1日,当暴徒闯入西南联大师范学院四处殴打学生时,师院部分学生被迫退入仅一墙之隔的昆华工校求援。张华昌闻讯后带着数十名同学越墙进入联大师院,与武装暴徒奋力抗争。经过昆华工校学生与联大师院同学共同抵抗,暴徒被赶出联大师院校门,学生们立即关闭学校大门。暴徒把联大师院的大门砸破,从门洞中扔进两枚手榴弹,当场炸伤多名学生。张华昌头部也被炸伤。暴徒其后冲进学校院内,用棍棒猛击已经倒在树下的张华昌。同学们将张华昌送到医院抢救。因伤情太重,救治无效牺牲,年仅16岁,是“一二·一”四烈士中年龄最小的一位,被人们称为“一二·一运动殉难的少年勇士”。

  为纪念烈士,当时社会各界人士捐款,在西南联大校园(今云南师范大学)内修建四烈士墓。1946年3月17日,在举行了30000人参加的出殡示威游行后,将四位烈士安葬在这里。解放后,四烈士墓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981年起又在墓前左右侧修建“一二一”运动纪念馆,展出有关图片、文物。在“一二一”四烈士墓旁,还有闻一多先生衣冠冢、李公朴先生墓,四烈士墓旁有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教室旧址。

  “一二·一”四烈士墓位于云南师范大学(原昆明师范学院)校园东北隅。墓道前方矗

  立着两根石柱,顶端是鲜红的火炬;石柱基座上,刻有闻一多先生撰写的《一二、一运动始末记》,墓后石屏为自由神浮雕,浮雕下,刻有悼诗:

  死者,你们怎么走不出来?我们在这里,你们不要悲哀。我们在这里,你们抬起头来。

  烈士墓四周围有铁链栅栏,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群众来这里瞻仰、凭吊、扫墓、悼念。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收藏>] [打印] [挑错] [推荐]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